写于 2018-10-05 08:02:01|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站| 澳门永利网站

主页 | 评论 | 郑义特约评论 官逼民反---陕西宝鸡凤翔县长青镇大量儿童铅中毒事件(郑义) 陕西宝鸡凤翔县长青镇大量儿童铅中毒事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三个村庄共六百多名儿童血铅超标

其中,有一百六十三人被确诊为铅中毒患者,有三个人是属于重度铅中毒

虽然当地政府已经下令污染厂家停产,但当地村民仍然指责该冶炼厂至今还在开工

2009-09-1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819-yze.mp3 八月十六号晚上,一名叫马娇娇的女学生因为检测出血铅超标,服农药自杀

被发现以后被送到宝鸡市医院抢救,目前的情况尚不得而知

第二天十七号早晨,附近三个村庄的一千多名女村民,冲进污染源、东岭冶炼有限公司厂区抗议

因为男人们都外出打工了,参加抗议活动的大多是女人,还有老太太

进入厂区之后,民众看到还有工人在活动,情绪就更加激烈了

她们把厂区的几百米围墙推倒了,还砸烂了二十几辆大货车的玻璃窗

在场的有数十名警察,站在一边观看,没有和村民发生冲突

后来,宝鸡市市长戴征社也来到现场

到中午一点多,村民们回家吃饭,自动解散了

仔细盘点这个血铅中毒事件,当地政府和污染企业确实有可议之处

据大陆官方媒体报道,十五号晚上,当地县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经检测确定,东岭冶炼公司是导致凤翔县长青镇部分儿童血铅超标的主要原因,但也不排除有其它方面的因素

这个错承认得不痛快,留了个伏笔

什么叫“其它方面的因素”呢

宝鸡市环境保护监测站站长韩勤有是这么解释的:“其它方面的因素包括汽车尾气、家庭装修、饮食习惯、生活习惯等等

”这实在是太蔑视咱老百姓的智力了

汽车尾气严重、过度装修的城市,怎么就没大量集中地发生如此严重的血铅超标事件呢

还有,在这座冶炼厂没来之前,这一带怎么就没听说过“血铅”这个词儿呢

这是明目张胆地开脱

要是一位环境保护的外行说这话情有可原,但韩勤有先生是市一级的环保官员,这背后的故事可能就多了去了

造成污染的东岭冶炼、其党委副书记赵卫平,也是一个有新闻价值的人物

最早的时候,赵卫平甚至矢口否认东岭冶炼是主要的污染源

政府方面虽然说了句“不排除有其它方面的因素”,但总还是说了句“东岭冶炼是主要的污染源”

后来舆论压力大了,这位党委副书记只好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次部分儿童血铅超标与东岭有一定关系

同样,这位赵卫平先生也留了个伏笔,推卸了责任

他是这么说的:“虽然企业的污染排放达到了工业排放标准,但与人居指标仍有差距

为此,向血铅超标的孩子、及其家长、和周边的老百姓,表示深深的歉意

” 这么说话可就真想给他一句国骂了

你既然达到了工业排放标准,还表示啥“深深的歉意”啊

那是工业排放标准不叫人活,又不是你东岭冶炼的罪过

话说到这个地步,就是傻子也要怀疑政府和企业之间是否存在相互勾结的关系来了

说一句听起来很极端的话,如果不是政府和污染企业相互勾结、狼狈为奸,许多名扬四海、叫中国蒙羞的重大污染事件,一个也不会发生

在这种勾结中,环保部门往往执法犯法、坐地分赃

你的地面上杜绝污染了,你还吃谁、喝谁、拿谁

这就跟如今警匪一家一个样

你把小偷、强盗、妓女、嫖客都给灭了,谁还给你进贡呢

照理说,砸厂子,恐怕不是好办法

暴力毒害心灵,而且是会有很多副作用的

但是官官相护,不砸厂子又怎么能出这口气、又怎么能解决问题呢

所谓官逼民反,这句老话实在是说到家了

相关报道 台湾地沟油事件引发的仇恨与对骂(郑义) 发展不是硬道理(郑义) 无比宏伟的兰州移山造地工程(郑义) 北京的极度缺水与房地产疯狂(郑义) 用枪炮武装起来的加兰巴国家公园(郑义) 柴静问得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郑义) 恭请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先生鞠躬下课(郑义) 请不要拿西方历史上的烟雾事件说事(郑义) 为持续笼罩半个中国的大雾霾叫一声好(郑义) 没人相信的苯胺洩露事件真相(郑义)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