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04 02:08:02|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站| 国外

主页 | 中国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天安门事件”之二(组图) 在上一期的节目中,我们为您介绍了发生在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始末

二十年过去了,很多当时刚刚出生的孩子,现在已经长大成人,80后的这一代年轻人是如何看待“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呢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采访报道

2009-06-0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民众在阻挡军车进入天安门广场镇压

Muriel Southerland摄于1989年6月3日 mtam20-2.mp3 在我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有读过我的诗 只有你未曾爱过我…   这是诗人、民运人士余心焦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写的 “墓志铭”

在我阳光万丈的祖国 月亮千里的祖国 灯火家家户户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读过我的诗 在这首流传一时的诗里,反反复复重复着两个字----认错

 你要向蓝天认错 向白云认错 向青山绿水认错… 曾在狱中度过七年的余心焦,2006年出狱后,在北京以卖画为生,他说: “这首诗和这个大环境还是有关系的,那个时候的整个时代局势、氛围处在那样一种状态

” 最后向我认错 最后说要是心焦还活着 该有多好 六四事件发生后,中国的国际形象受到重大的打击,欧美多国对中国实施不同程度的经济制裁

中国的改革也陷入空前的困境,短暂的自由气氛更是荡然无存

今天,参加八九民运的年轻人已经步入中年,而当年牙牙学语的孩子,如今也已长大成人

20年来,尽管中国当局封锁了所有和六四真相有关的消息,对这段历史,这些80年代后出生的年轻人还是有他们的看法 :  “好像在历史课本上有学到,好像在新闻事件中有说过,好像是有学生在天安门附近闹事

” 1985年出生的白同学说她不相信当年的解放军会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

   “我不相信,怎么说呢,我觉得这个不相信是建立在我不相信中国政府会刻意做这个事情,除非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采取一些相对比较极端的事情,但是我不相信他们会刻意去压死学生

”   86年出生的夏同学去年从广州某大学毕业,她说这么多学生在89学运中失去了生命,实在很不值得:   不值得,这个毋庸置疑,肯定不值得

生命的代价太大了,你提出一种主张也好,捍卫一种主义也好,是很必要的,但不值得用这样形式,不值得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

而刚来美国一年,主修新闻的付同学则表示,他希望看到八九民运人士和中国政府早日达成和解:     如果说和解,其实达到一个目标是让现在的年轻人去了解事情的全部,不光是政府当时的腐败问题,动用军队的问题,也要包括学运当时在天安门广场上会不会有自身的政治斗争和一些立场不同,甚至会有一些学生的暴力行为,我觉得这方面如果大家都摆出来的话,对整个事件可能会有更好的了解

王丹说,相比较于今天的年轻人,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有着不同的价值观: “每个人对自己的生命价值有不同的看法,她如果觉得为了理想不值得付出代价,那我尊重她的看法,可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和她有着不同的价值观,在我们看来,为了一些理想为了祖国的前途而不是为了自己,付出一些代价是值得的

” 王丹还表示,这些年轻人其实都忽略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图片:医生抢救绝食晕倒的学生

(Muriel Southerland拍摄于1989年5月19日) Muriel Southerland拍摄于1989年5月19日     “我觉得年轻人不管有什么样的想法,只要愿意去探寻真相,我觉得都值得鼓励,但是我觉得现在一般对六四这个问题,所有的关心,其实都没有关注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当我们提到六四的时候,它是天安门 massacre(屠杀),所以我们首先要问的是政府应不应该屠杀

如果今天的学生来追寻六四问题,重点都放在学生是不是有错啊,是不是太逼政府了,这些并不是事情的本质

” 王军涛也表示,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国的精英、尤其是异议人士对当年在学运中是不是反应过激的反思,有点过头:  “于是,把反对运动退化成了纯粹的请愿活动

即使是08宪章,也就是一种请愿,当我们现在放弃所有刺激统治者的手段之后,统治者就和平了吗

他们就不杀人了吗

不是,他们会杀得更厉害

” 曾经担任赵紫阳秘书的鲍彤,现在北京的生活一直形同软禁

鲍彤表示,他能理解80后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无知

  “二十年来,我们中国形成了一个不说话的制度、说假话的制度,假装不知道的制度,那是在当局有意识、有领导、有计划的提倡之下造成的

现在的事情不能责备现在的年轻人,应该责备我们的领导人,当我们的领导人自己不愿意谈这种让自己抬不起头来的事情的时候,他们也不愿意、不允许年轻人知道这些事情

” 鲍彤说,天安门事件是一个悲剧,不但是中国的悲剧,也是人类的悲剧

 “根据我这段时间的接触,我知道在欧洲、在美洲、在澳洲

在很多国家,很多不是华人的人也在关心这件事情,非常不幸的是在我们中国人当中,反而有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六四,发生在中国的事情自己不知道,不关心,这本身又是一个悲剧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唐琪薇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我们要如何纪念六四30周年

(王丹) 程翔新书: 香港“六七暴动”差点引爆中英战争 从“兵杀民”到“兵杀兵” 吴仁华《六四屠杀的内幕揭秘: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余杰) 与一位留学生的对话(王丹) 中国青年李磊:怎样从六四认识中共真面目

香港学生出席六四集会遭便衣警察查问引争议 永远对人民怀抱信心(胡平) 为纪念六四 山东退休教授孙文广被关黑监狱43天 八九民运中的知识精英(魏京生) 穿六四文化衫被失踪 六四酒案超期羁押两年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