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05 07:01:01|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站| 国外

主页 | 中国 中国狱内劳动潜规则 缅籍服刑人员难招架 中国各地监狱囚犯被当作廉价劳动力的情况已成惯例,而近期一些曾在中国服刑的缅甸释囚呼吁关注仍在服刑的逾千名同胞,保障相关权益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09-02-0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203-dx1e.mp3 据本台缅甸语部报道,有超过千名缅甸籍男囚犯以及四五百名女囚犯目前正在中国监狱中服刑,被强迫超时劳动,并且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

报道引述曾在云南监狱中服刑的缅甸籍释囚称,每天十几二十个小时违规超时的强迫劳动只带来们十块钱的回报,很多缅甸籍服刑人员工伤入院,甚至有人过劳而死

本台周一致电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一名办公室人员称外籍服刑人员主要是重刑犯包括贩毒,这些罪犯主要来自缅甸及台湾,具体人数不能透露

记者:现在在云南监狱服刑的是否有些外籍人员

监管办: 对 记者:大概人数多少

监管办:这个不能说

记者:一般是什么情况 监管办:重刑犯 记者:一般多少年以上 监管办:十五年 记者:贩毒算么 监管办:算算算 记者:多数来自那些国家 监管办:缅甸、台湾 记者:这些外籍犯人最多在哪一个监狱 监管办:一监 记者:管理方面有什么不一样么

监管办:没有什么不一样,都是人性化管理

记者:家人探视方面呢

监管办:可以探视,到驻昆办打个证明就可以了

记者致电114查号台询问昆明各个监狱电话时得到的回应是,全没有登记

“对不起第二监与没有登记、第二女子监狱也没有,第一监...都没有

 ” 而通过互联网上搜索到部分监狱电话号码并致电时,多数无人接听,其中政府网页上刊登云南第二女子监狱监察室电话拨通后,等候音竟然称电话属于一间服装厂

而此前也曾有报道指云南省第二监狱对外称云南省金马机械总厂

以上那位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人员不讳言监狱为企业提供劳动力,以及商业合作关系

他说外籍服刑人员与狱中中国公民一样需要接受劳动改造,也享有同等回报,作狱中消费

记者:他们需要和中国服刑人员一样进行劳动改造么

监管办:那么肯定要改造,肯定要服从

记者:监狱服刑人员劳动是有偿还是无偿  监管办:有偿肯定是有偿的 记者:大概多少钱 监管办:这个不一定,要看工作量 记者:劳保方面呢

监管办:都有的 记者:一监下属有些什么企业,从事什么样的劳动

监管办:这些就不好说了 记者:那么监狱和企业的关系是什么

监管办:企业要加工什么可以叫我们监狱代加工,然后就叫服刑人员加工这就是他们干的劳动改造

监狱是机关,但有下属单位比如说什么农场,就需要服刑人员去劳动改造

记者:收入如何分配

监管办:管教分配,但钱不发到他们手里,只能说多少钱给他们卡,能在监狱里面换取东西、洗漱用品,还有吃的

         在云南监狱中服刑的缅甸人对本台缅甸语部说,他们无法像同监服刑的中国人那样得到家人提供额外钱物去改善在狱中的生活和待遇;同时也无法像其他国籍服刑人员那样得到本国驻华使馆的关注和服务,因此常常受到看守人员的恶劣对待和欺负

除了在中国监狱中的人权难以得到保障,这些缅甸籍服刑者在获刑过程中由于语言不通,以及律师主要靠法院指定等状况也令公正性及申辩权保障带来疑问

多次作法庭缅汉语翻译的云南凌先生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最大的困难是一些法官往往没有耐性等待被告的自辩:“ 这个需要与法官的配合,如果法官没有耐心,像他问问题被告有权辩解,以前做过挺多的,有些法官他不给时间让被告的意思好好表达出来

(你们这种翻译是法庭还是被告请的

)在中国好像都是法庭给请的,因为在中国他们没有什么渠道去认识翻译

 ” 而据本台缅甸语部报道在中国边境小镇被抓的真正涉毒人员往往能通过贿赂获得释放,但在城市被捕的缅甸人一般都会被以贩毒相关罪行指控,即使没有证据的支持也会遭入罪

                                                                                                  根据昆明法院审理一个中缅特大跨国贩毒案件的官方报道,其中缅甸籍被告段必武的辩护律师在庭辩过程中指出公诉方的指控中诸多尚未查明的细节,应根据‘存疑不判’或‘疑罪从无’的原则宣告被告无罪;而公诉人的回应是细节并不影响贩毒案件的定性,能查清更好,如果暂时查不清也不太重要;法庭上几位被告均否认罪行,以及称受到刑讯逼供

而该案终审判决两人死刑并于去年中执行枪决,而他们国籍定性,是否违反了死刑引渡规定等等受到质疑

官方最后关于行刑的报道中介绍段必武是“国籍不明”者

本台周二找到了当年曾为他做无罪辩护的云南著名律师刘胡乐律师,他表示原则上对外籍人员审判相关程序和法律与本国公民一致,甚至有所照顾,但具体案例不便在电话采访中谈:“在昆明审理外国人和审理国内的人审理原理和适用的法律应该是一致的,程序上不会有什么大分别,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照顾,但是细节你要谈某一案例要见了面我们才有权利和资格去谈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国际特赦组织:执行死刑仍以中国为最 709律师余文生案审查起诉再延期 维权人士丁德元再度以“妨害公务罪”获刑 广东吴川城管殴越战老兵 民众震怒 警察街头扫描手机 新疆式维稳扩散全国 江苏访民遭软禁 律师探访受拦截 参与“厕所革命” 维权人士季孝龙遭刑拘 拒绝认罪 维权人士刘家财刑满出狱 江西强推火葬 警察抢棺毁墓 广东庭审维权人士禁妻旁听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南郭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