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07 05:05:01|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站| 国外

主页 | 专栏 | 心灵之旅 |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 | 维权纪事:胡佳 胡佳案一审宣判侧记 2008-04-0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4,03)   *胡佳案4月3日一审判刑三年半,剥权一年*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4月3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十三庭宣判

胡佳的母亲和妻子曾金燕到庭旁听,曾金燕怀抱着四个多月的女儿

一审判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胡佳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该案是3月18日上午在同一地点开庭审理的

胡佳一方只有他的母亲获准到庭旁听

       现年三十四岁的胡佳先生多年从事环保、艾滋病等方面的社会工作和维护人权活动,多次被警方绑架、拘押、软禁

    在胡佳被绑架音讯全无的日子里,他的太太曾金燕在个人博客上记录每天的情况,向外界求援

曾金燕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一百位最具影像力人物

   去年12月5日,胡佳和妻子曾金燕获得“无国界记者组织-法兰西基金会”在巴黎颁发的2007年“新闻自由特别奖”

   二十二天之后的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逮捕

曾金燕带着现在四个多月的女儿,一直处于警方严密监控之中

*4月3日一大早,滕彪被警方监控* 一直关注胡佳案想要到庭旁听宣判的法学博士、维权律师滕彪先生一大早就被警方监控

问:“您能去吗

” 答:“我不能

(警察)就在我身边,一大早就来了

” 问:“几个人

” 答:“两个

除了去那儿(法院),去别的地方都跟着

   ” *王克志因3月18日要求旁听胡佳案庭审被送精神病院至今未获释* 另据一位知情者说,从开封来的王克志先生,因3月18日要求旁听胡佳案庭审,被送进精神病院,至今位获释

       这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说:“焦国标的同学王克志上次开庭那天去完以后,已经被关到精神病院了

张瑞奋(音)也被关起来了,我认识的人可多被抓起来了

” 我采访了在开封家中的王克志的太太:“请问王克志先生现在自由了没有

” 答:“现在还没有呢

” 问:“他是怎么被送到精神病院的呢

” 答:“说他闹事

” 问:“和胡佳案有关吗

” 答:“就是那回事

那一次开庭,领导不让他去他非去,领导把他接回来就送我们当地的精神病院了

现在还在那里边

” 问:“您去看过他吗

” 答:“看过了

也没对他采取什么打针吃药,主要是让他在里边不想让他跑

”    *北京:3日早八点到九点半前后,人们赶往一中法院* 白中美女士:胡佳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应该尽点心意――       从重庆来的访民白中美女士说:“我们马上就快到法院了

上次(开庭)我们就在外边,进不去,天气很冷,大家在外面等到下午,没有见到人

” 问:“您现在怀着什么心情

” 答:“肯定我们也没能力,但是我想胡佳为我们大家牺牲自己,冒那么大风险,受这么多罪,我们去给他送点温暖吧

” 问:“您上访多长时间了

为什么

” 答:“四年了

我们主要是房屋拆迁和劳动关系

我妈妈被逼得瘫痪了,我们现在无家可归已经快三年了

房屋被强拆,水电被断了一年八个月...被逼得没办法,出来讨个公道,讨个人权

” 问:“您见过胡佳吗

” 答:“我没有见过,但是我看他写的东西,我觉得他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

他真是好样的,是我们的骄傲

所以我们也应该尽点心意

” 王桂兰女士:一个胡佳被关,千万个胡佳站起来―― 来自湖北的访民王桂兰女士说:“不能进去,都在大门口待着

我八点钟就到了

新西兰和另一个国家的记者到了,在南大门,一会儿,就有警察出来,不让他们摄,不让他们照

” 问:“为胡佳宣判而来的人,有多少在门口

” 答:“上百人

有上访的、其他维权的,还有他的朋友,也有媒体

现在还陆陆续续往这儿赶呢

” 问:“您来是什么心情

” 答:“第一,我要让更多人知道,一个胡佳被关了,千万个胡佳站起来了

用我们的行动和牺牲,唤起社会有良心有良知的人一块儿站起来维权,这个社会才会更美好

” 问:“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情况吗

” 王桂兰说:“我今年四十九岁,来自湖北省,是下岗职工

我的具体事就是九句话:‘国企改制起纠纷,权钱交易司法败,为捍权利三下岗,只好进京讨公道,谁知公道是美梦,处理意见不落实,还编‘证据’判劳教,如今不知何生存,求助社会来援助!’     为改制的事,我在法院门口自焚过,严重面部毁伤

她说她相信:“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历史会还我们一个公道

” *上午将近十点宣判结束*   李劲松律师:法院否决检方“罪行重大”指控,辩方无罪辩护未被采纳             开庭宣判结束,胡佳的辩护律师李劲松走出法庭,说:“这个结果要看从哪个角度说

在我们来说,肯定不是一个理想的结果

这个罪名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罪行重大的是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这次按照检方的指控是‘最重大’,所以这次的判决是法院方面否决了控方‘罪行重大’的指控

辩方作的是无罪辩护,肯定是没有采纳

” 李方平律师:对一审宣判结果无法接受――         胡佳的辩护律师李方平就一审宣判结果发表看法:“作为辩护律师是无法接受的

因为胡佳将面临三年零六个月的漫漫刑期,而他发表的都是和平的言论,没有煽动让大家去颠覆国家政权

这样认定,我们与他们存在巨大争议

       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要么上诉,要么去联系‘保外就医’

申请‘保外就医’按他的情况应是符合的,他有肝硬化,药物也不能中断

” 问:“您看到门口有多少人在那儿

” 答:“一百到一百五十人吧

” *胡佳的母亲:只看到儿子背影*        胡佳的母亲接受采访说:“只看到他的一个背影

我们是在最后

” 问:“胡佳说什么话了吗

” 答:“没说

这次没让说话

” 问:“您听到这个判决结果怎么想

” 答:“作为老百姓来说,没有办法

” *访胡佳的妻子曾金燕 * 曾金燕:相距不到两米时,我叫他,他没有反应――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说:“ 前两天就有国保来说,今天早晨他们接我去

早晨一下楼,他们就涌过来,说送我去

去了法院也不让我到处走,叫我不要接电话、不要和外边人见

快开庭的时候,把我带到法庭

旁听的人除了我和妈妈,都是不认识的

    开庭时间特别短,宣读以后就结束了

  胡佳进来的时候背对着我们

出去的时候,没看见我,我叫了他,但是他没有反应,就这样走出去了,我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他

” 问:“你刚才说叫他,你们走到最近距离的时候是多远

” 答:“不到两米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 曾金燕:不能接受这个判决――     问:“听到这个判决结果,你怎么想

” 答:“我没有办法接受

因为法院最终判决就是以他的五篇文章和两个采访

其中有一篇是私人信件

我现在倒要怀疑,他们从哪里弄到这封私人信件,说胡佳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法院说这不足取证,所以才用他五篇文章

说他写的这五篇文章和接受两个人采访,是攻击了社会主义制度、人民民主专政

     曾金燕:胡佳的妈妈说“这是一脉相承”――    胡佳妈妈和我都没办法接受这个判决结果

胡佳妈妈说‘这是一脉相承’

为什么说是一脉相承

她跟爸爸五七年‘反右’时,因言获罪,二十二年强制劳动

胡佳的大伯伯,五五年‘肃反’时开始,先被判刑,后被强制劳动二十五年,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胡佳的姥爷,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从1958年到八十年代,扣的是‘现行反革命’的帽子,被‘劳教’

你想,长辈都跟我们说过这些事情,我们以为不会再发生在中国

胡佳甚至说,奥运之前他肯定不会有事

他是很积极,很乐观地推动借奥运的机会改善中国人权

但现在是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结果,我们很不能接受,但是也无可奈何

” 曾金燕:胡佳的身体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曾金燕说:“ 接下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会想尽一切办法,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机会,为胡佳早一点回到家里,因为他身体的状况实在是不能再这么耽误下去

他在看守所受了那么多不人道待遇

    你想想,一个月不睡觉,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晚上审讯,白天‘坐板’,从六点到十二点,坐在硬板凳上不能动

(叹)我觉得太可怕了

胡佳呢,我看他态度、神情漠然,也是比较无奈

” 问:“你近日被监控情况怎样

” 答:“有时候他们说变脸就变脸,态度凶狠,我觉得很恐怖,很可怕

因为你要是在一个不讲法制,但是讲人道的环境里,那也罢了,大不了就是坐几年冤狱,可是一点人道都不讲的话

我现在很担心胡佳的健康,有不好听的话我也不愿意说,但是有时候想想,就觉得太可怕

” 曾金燕:人际和信息往来仍被阻隔―― 问:“你这边监控是什么样的情况

” 答:“昨天有一个小女孩来,在楼下叫

我开始不知是在叫我,到处找,没找到

等我看到她在阳台底下单元门口的时候,她已经被国保带走了

我在家里挺孤单的,如果有人来,我当然是非常高兴,特别是朋友来看看,他们进不来,或是被带走,这些风险,我也不愿意他们遇到

”    问:“我们都在网上看到你近日的文章,到底你在上网方面,有多大空间和自由度

” 答:“我们家的电话、网络已经停了,电脑也没还给我

我只不过是另外想办法的

” 问:“实际并不是正常的可以随时上网

” 答:“不正常

”   问:“过去国保曾经进到你家,现在还有这种情形吗

” 答:“他们要来敲门,进来谈话,我现在没办法具体讲

一个是情况随时在变,另一个是有的时候如果报复起来是很可怕的事情

现在我们心里还是存着恐惧,也是无可奈何

但是作为妻子,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做

无论如何我会想办法

”    问:“今天朋友们来情况怎么样

顺利吗

” 答:“没有人能够进来的

因为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不可能把我绑架了,所以我还是走出门去了

里三层外三层的警戒线,我看到他们那么多的保安、便衣

” 问:“今天来采访的外国记者多吗

” 答:“在法院门口挺多的,当时我情绪比较激动,人也比较多,都围住了

少说也有二、三十家

*法院门外守候者对判决的反应* 上访者白中美女士听到判决结果后说:“我觉得太不公平

胡佳说的话都是为老百姓的,为老百姓办事,国家应该支持

我觉得他不应该受到法律的惩治

” 白中美身边另一位上访者说:“我是湖南的刘玉英

希望你们外国媒体救救胡佳

中国给我们说话的人都被他们抓起来了

现在我们老百姓站在这个法院门口等着胡佳,到现在他还没有出来

很多外国媒体对着那儿照,各国几十家媒体在这里

上访者很多拿着状纸在呼吁、在喊冤

门口还有很多公安的

” 她旁边一位先生余承会说:“都是瞎判

你没罪他们还给你找个罪呢,他们有权有势嘛

胡佳本来一直在家里,没走到哪里去,他为我们这些人作了好事,发大衣(去年冬天为上访者送棉大衣)

他一直给我们这些上访的人帮忙维权,政府就看着不过眼

中国的法律只有治老百姓,当官的它就不治

当官的抢劫、搞什么它都不管,哪个也没办法

你就是请律师,他们都是通着的

” 来自美国、原籍湖北的徐崇阳先生得知胡佳案一审判决结果后说:“我觉得这个是让法律倒退的事情

面对现实才是光明、透明的、服务的政府

透明就应该百花齐放,有言论自由和反对派,这是正常的,是人类的一种进步

不要别人说了你的不好,就把别人囚禁起来

     我们家是从美国到中国来投资的,中国地方政府官员勾结司法机关,虚构公司名称,虚构法定代表人,骗去了我们的财产,不要法律,这些都是用事实来说话

不管哪个国度,包括家庭,都有好和不好,但是勇敢承认就是好的

” 访民王桂兰女士谈她听到宣判结果后的心情:“我听了这消息心里很沉痛,就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来形容了

我觉得应该藉你们媒体,呼吁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都站出来

” *被监控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不能接受的判决,打压维权的信号*   胡佳案宣判当天被监控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听到了判决结果

问:“那些监控您的人走了没有

” 答:“刚才看还没走

” 问:“您怎么看这个宣判结果

” 答:“我觉得不能接受

从法律角度,胡佳所做的事情、发表的文章,都是无罪的,都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

判他有罪,而且判得这么重,我觉得不能接受

” 问:“您看这个判决结果会有什么影响

” 答:“它传达一个信号,就是对整个维权人士或异议人士一个很大的打压,对其他愿意公开讲真话的人,也是一个打击

还是希望政府能重新考虑胡佳所做的事情,他不但是无罪的,而且是这个社会非常非常需要的

    另外就是胡佳的身体非常不好,有比较严重的肝病,希望能够考虑‘保外就医’或减刑方式,让他早一点获得自由

” *李苏滨律师:希望党兑现最初争取的民主法制自由* 正在外出差的北京律师李苏滨先生得知宣判结果后说:“在这之前我们也一直在猜测,感觉也在预测之中

可以有个横向比较,在他被抓之前,吕耿松啊,都有

   但从我们法律人士看来,胡佳肯定是无罪的

他发表的一些文章确实存在一些措辞比较激烈,批评、控诉,语言在某些人看来是不能接受的,但毕竟属于宪法所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范围内

     李劲松律师在关于胡佳的辩护意见也比较有特色

他把中国共产党在1945年前后《新华日报》上的一些文章、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前总书记邓小平的言论都列出来了,想通过这种对比,证明胡佳所说的,无非就是我们的革命前辈浴血奋战所要追求、实现的梦想

胡佳现在无非是又强调一下,希望我们的党兑现最初时努力争取一个民主、法制、自由的中国的实现

”     *李苏滨律师:胡佳“领刑”,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李苏滨律师谈他所了解的胡佳:“我跟胡佳接触认识比较深,还是在陈光诚的案子中

我认为胡佳应该说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了,他能做到这一步都让我们感到非常惭愧

没想到他最后的结果却‘领刑’了

这不单单是胡佳本人、胡佳家庭的悲哀,应该说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中国不应该脱离世界的主流发展,不应该总是以阶级斗争的眼光,用解决敌我矛盾的方式处理公民的和平、理性、建设性的对政府或执政党的批评

我认为应该有所调整

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打了几十年,互相杀的人几十万上百万,还能够‘相逢一笑泯恩仇’呢,为什么就不能跟民运人士、法轮功练功人员、宗教人士也‘相逢一笑泯恩仇’呢

怎么样够良性互动,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 *袁伟静:没想到奥运前,胡佳案判结果这样糟糕 *      在胡佳案审判的过程中,山东临沂狱中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仍被监控软禁在家里

   2005年陈光诚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去年一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现在在临沂监狱服刑

陈光诚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一百位最有影响力人物

从2005年8月到现在,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

近几个月被每班七人看守、软禁在家里

平时只能在跟踪之下到附近商店买一点生活用品

   4月3日中午,被软禁在家中的袁伟静说:“我知道胡佳案今天九点半开庭,我一直看着表

胡佳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我也非常担心这些事情”

        对胡佳案一审判决,袁伟静表示:“非常难过

本来按照我的想法,在奥运之前,特别现在又有西藏这个问题,中国政府不会再拿着这一个公民的案子给自己增加更大的压力,但没有想到结果还是这样糟糕,自己又无能为力的时候,也很难过

” *李方平律师:下次会见胡佳决定是否上诉*         4月3日下午,李劲松、李方平会见了胡佳

        会见后,李方平律师说:“今天宣判,胡佳并没有当庭表示不上诉

法院也会给他考虑的时间

我们今天因为比较匆忙,下午短暂和胡佳见了一面,交流了一下对判决的看法

慎重起见,大家还没有对最终是否上诉作出最终决定,还要考虑家属的意见

        未来十天他都有权提起上诉,至于他是否提起上诉,我们会跟他他交流,也会综合考虑一些因素,下次会见胡佳,最终决定

”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相关报道 刑诉法修正案中的“克格勃条款” 胡佳出狱维权理念不变 艾未未四义工有条件获释(视频,图) 胡佳出狱在即 各界人士担心再受监控(图,视频) 曾金燕:家人受不公遭遇,女儿是非观有困扰 “国际营救胡佳日” 全球齐行动(视频,组图) 王炳章被提名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北京监狱宣布取消胡佳的正常探视 欧洲议会向胡佳颁发“萨哈洛夫思想自由奖” 欧议会议员见曾金燕被阻 国际声誉难扭维权者困境 妙觉法师再次呼吁释放胡佳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