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11 10:04:01|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站| 国外

主页 | 中国 深圳厂方称维权者是罪犯 被暴打责任自负 2007-08-1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815-dx1d.mp3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被警方拘留十五天获释不久的深圳维权人士肖春,星期三到工厂与资方交涉时又遭到暴徒殴打

事件凸现了大陆劳工维权的困境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听报道 Download story audio 深圳维权人士肖春星期三下午在深圳深宝工业区内一家玩具工厂维权时被物业管理的公司经理带不明身份的人打伤,并抢走身上财物

目击事件的另一位维权人士李元凤对记者讲述经过:“当时我在外面等,亲眼看见厂里老板和管理公司经理在那边商量,老板就开车走了,紧跟着黑社会的就开了个面包车过来,车上七八个人

一进那个经理办公室就拉了卷闸,所有员工下班,就开始打他

肖春逃出来,黑社会的人跟出来在外面打他,肖春就躲进保安室里,保安看着他被拖出来打

那些人还准备把他拖上车,我在边上就去阻止他们,也挨了几下,不过不重的,他们目标不是我

” 当天记者联系上肖春时他正在龙岗区龙新派出所报警,他告诉记者当天本来是接到官方通知,称他之前接受委托协助协调的一个劳工维权事件达成了协议,叫他到厂里去为委托人补领工资,想不到发生这种意外:“工厂太黑了,工人都拿不到工资,老板最后只答应付两百块钱

刚走到门口,他们找黑社会打了我一顿,一共六个人,拳打脚踢

把我打得全身都是伤,打算明早去验伤

我现在在派出所里面,报的是抢劫案,因为他把我手机和钱都抢走了

” 李元凤认为这次肖春遭殴打是劳动部门、商家和公安联手设下的圈套:“明显是设的一个局,劳动局告诉他已经解决了,让他去谈,去拿钱

打完以后,警察也很久才来

这是设好的局,就是要打他

” 记者致电被指指使物业管理公司打人的富骏玩具厂,一位经理邢先生接受记者询问时先是说不知情,过程中又透露越来越多的细节,并反复强调肖春是犯罪嫌疑人,其中有不少耐人寻味的地方:“我从来没听说有黑社会打人

他自己在外面结怨,又不是在我们厂里发生

而且这个人一个月前就是派出所追踪的嫌疑犯,被抓了,刚刚放出来

今天他又来乱七八糟的,结果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们工厂已经把他赶出去了

不管是谁打他的,这个和我们工厂没有关系的事情我们也不去关心

你如果有不好的不利的报道,我们会追究

并且这个人如果再进我们工厂的话我们完全有自主权将他赶走, 如果因为赶他发生了什么他自己要承担完全负责

他一天到晚胡说八道,在我们工人这边影响很坏,所以他今天又回来要闹事,所以我们物业管理处这便不允许他再走入物业部了,事件就是这样的,不是他说得乱七八糟的

你们在什么网站看到的

(就在海外的一些网吧!)所以对呀!这个人根本就是比较反动的,应该是犯罪集团的什么人物了,市公安局都在调查他的案件

” 在深圳打工并自学法律成为一个民间维权人士的肖春不仅为自己和其他工人维权,还曾多次就政府部门渎职提出起诉

他七月底被深圳市公安局以 “扰乱社会秩序”行政拘留十五日,其间多番遭到警察毒打

不料获释不久再度被殴打

就在肖春被打的前一天,李元凤等几位民间劳工维权人士前往东莞桥头镇为血汗工厂童工维权时,在公共汽车上受到暴徒威胁,所坐位置车窗玻璃被暴徒砸烂

李元凤说珠三角的劳工维权环境日益恶化,在官商黑三方勾结的情况下,他认为消费者抵制血汗工厂制品也许是保障工人权益的最后方法了:“我们在流血流汗,已经做了,但如果我们做不到,希望你们能帮手呼吁

各国能够站出来,抵制中国血汗工厂的产品,我想这是有效帮助中国劳工的方法

必须要改进,他不改进就不买他的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 2007 Radio Free Asia 相关报道 转业军人乔延兵再次被软禁 郭飞雄妻致信胡锦涛 控告酷刑伪证要求彻查追究 北京律师维权组织犯禁被撤 郭飞雄妻子张青写给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修订稿) 甘肃庆阳维权职工呼吁帮助 潜江公交车主因经营权问题与政府交涉 维权人士任华等在湖南作调查被暴徒殴打目前失踪 甘肃省庆阳市发生维权工人与警察冲突 政府征地酿冲突 警察拔枪威胁村民 家人受辱骂并被要求立刻搬走,孙小弟心脏病发作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