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09 01:12:01|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站| 奇闻

主页 | 专栏 | 中国透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面面观 主持人:陈奎德;座谈人:杨建利博士,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员,公民力量发起人 2012-10-2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1021panel.mp3 一、众声喧哗,见仁见智 中国作家莫言获得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在中国国内外,引起了反响,特别在中国本土与海外的华人中,引发了两极化的反应

情形与2000年法籍华裔作家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及2010年中国异议作家学者刘晓波或诺贝尔和平奖很不相同

各种反应:…… 二、莫言其人:从事写作的历史脉络,他的官方身份,发生在他身上的四次事件:64 上天安门,崔卫平电询,法兰克福书展,抄毛讲话 三、莫言其文:其代表作例举 (参考资料——莫言作品摘录: 从身份上来看,莫言是标准的红色作家

但如果你抹去他的这种身份,读读他的《生死疲劳》、《透明的红萝 卜》、《红高粱》,以及《丰乳肥臀》和《蛙》等代表作,会有另类判断: 诺奖组委会请莫言推荐一部代表作,莫言推荐《生死疲劳》,莫言说:“因为这本书比较全面地代表了我的写作风格,以及和在小说艺术上所做的一些探索

小说叙述了1950年到2000年中国农村50年的历史

小说的叙述者,是土地改革时被枪毙的一个地主,他认为自己虽有财富,并无罪恶,因此在阴间里他为自己喊冤

在小说中他不断地经历着六道轮回,一世为人、一世为马、一世为牛、一世为驴……每次转世为不同的动物,都未离开他的家族,离开这块土地

小说正是通过他的眼睛,准确说,是各种动物的眼睛来观察和体味农村的变革

以下是《生死疲劳》,前三章节选:      从1950年1月1日讲起

在此之前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在阴曹地府里受尽了人间难以想象的酷刑

每次提审,我都会鸣冤叫屈

•••冤枉!想我西门闹,在人世间三十年,热爱劳动,勤俭持家,修桥补路,乐善好施

高密东北乡的每座庙里,都有我捐钱重塑的神像;高密东北乡的每个穷人,都吃过我施舍的善粮

我家粮囤里的每粒粮食上,都沾着我的汗水;我家钱柜里的每个铜板上,都浸透了我的心血

我是靠劳动致富,用智慧发家

我自信平生没有干过亏心事

可是像我这样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大好人,竟被他们五花大绑着,推到桥头上,枪毙了!……他们用一杆装填了半葫芦火药、半碗铁豌豆的土枪,在距离我只有半尺的地方开火,轰隆一声巨响,将我的半个脑袋,打成了一摊血泥,涂抹在桥面上和桥下那一片冬瓜般大小的灰白卵石上……我不服,我冤枉,我请求你们放我回去,让我去当面问问那些人,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鬼卒端起碗递到我面前,脸上浮现着显然是不怀好意的微笑,对我说:“喝了吧,喝了这碗汤,你就会把所有的痛苦烦恼和仇恨忘记

” 我挥手打翻了碗,对鬼卒说:“不,我要把一切痛苦烦恼和仇恨牢记在心,否则我重返人间就失去了任何意义

” 接下来我们就行走在高密东北乡的土地上了

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我都非常熟悉

让我感到陌生的是那些钉在土地上的白色木桩,木桩上用墨汁写着我熟悉的和我不熟悉的名字,连我家那些肥沃的土地上,也竖立着许多这样的木桩

后来我才知道,我在阴间里鸣冤叫屈时,人世间进行了土地改革,大户的土地,都被分配给了无地的贫民,我的土地,自然也不例外

均分土地,历朝都有先例,但均分土地前也用不着把我枪毙啊! 鬼卒仿佛怕我逃跑似的,一边一位摽着我,他们冰凉的手或者说是爪子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

阳光灿烂,空气清新,鸟在天上叫,兔在地上跑,沟渠与河道的背阴处,积雪反射出刺目的光芒

我们沿着河边的道路,越过了十几个村庄,在路上与许多人擦肩而过

我认出了好几个熟识的邻村朋友,但我每欲开口与他们打招呼时,鬼卒就会及时而准确地扼住我的咽喉,使我发不出半点声息

对此我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我用脚踢他们的腿,他们一声不吭,仿佛他们的腿上没有神经

我用头碰他们的脸,他们的脸宛如橡皮

他们扼住我喉咙的手,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才会放松

有一辆胶皮轮子的马车拖着尘烟从我们身边飞驰而过,马身上的汗味让我备感亲切

我看到身披白色光板子羊皮袄的车把式马文斗抱着鞭子坐在车辕杆上,长杆烟袋和烟荷包拴在一起,斜插在脖子后边的衣领里

烟荷包摇摇晃晃,像个酒店的招儿

车是我家的车,马是我家的马,但赶车的人却不是我家的长工

我想冲上去问个究竟,但鬼卒就像两棵缠住我的藤蔓一样难以挣脱

我感到赶车的马文斗一定能看到我的形象,一定能听到我极力挣扎时发出的声音,一定能嗅到我身上那股子人间难寻的怪味儿,但他却赶着马车飞快地从我面前跑过去,仿佛要逃避灾难

后来我们还与一支踩高跷的队伍相遇,他们扮演着唐僧取经的故事,扮孙猴子、猪八戒的都是村子里的熟人

从他们打着的横幅标语和他们的言谈话语中,我知道了那天是1950年的元旦

在即将到达我们村头上那座小石桥时,我感到一阵阵的烦躁不安

一会儿我就看到了桥下那些因沾满我的血肉而改变了颜色的卵石

卵石上粘着一缕缕布条和肮脏的毛发,散发着浓重的血腥

在破败的桥洞里,聚集着三条野狗

两条卧着;一条站着

两条黑色;一条黄色

都是毛色光滑、舌头鲜红、牙齿洁白、目光炯炯有神

这一段路上,我的脑海里浮现着当初枪毙我的情景:我被细麻绳反剪着双臂,脖颈上插着亡命的标牌

那是腊月里的二十三日,离春节只有七天

寒风凛冽,彤云密布

冰霰如同白色的米粒,一把把地撒到我的脖子里

我的妻子白氏,在我身后的不远处嚎哭,但却听不到我的二姨太迎春和我的三姨太秋香的声音

迎春怀着孩子,即将临盆,不来送我情有可原,但秋香没怀孩子,年纪又轻,不来送我,让我心寒

我在桥上站定后,猛地回过头,看着距离我只有几尺远的民兵队长黄瞳和跟随着他的十几个民兵

我说:老少爷儿们,咱们一个村住着,远日无仇,近日无怨,兄弟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的地方,尽管说出来,用不着这样吧

黄瞳盯了我一眼,立刻把目光转了

他的金黄的瞳仁那么亮,宛若两颗金星星

黄瞳啊黄瞳,你爹娘给你起这个名字,可真起得妥当啊!黄瞳说:你少啰嗦吧,这是政策!我继续辩白:老少爷们儿,你们应该让我死个明白啊,我到底犯了哪条律令

黄瞳说:你到阎王爷那里去问个明白吧

他突然举起了那只土枪,枪筒子距离我的额头只有半尺远,然后我就感到头飞了,然后我就看到了火光,听到了仿佛从很远处传来的爆响,嗅到了飘浮在半空中的硝烟的香气…… 我家的大门虚掩着,从门缝里能看到院子里人影绰绰,难道她们知道我要回来吗

我对鬼差说:“二位兄弟,一路辛苦!” 我看到鬼差蓝脸上的狡猾笑容,还没来得及思考这笑容的含义,他们就抓着我的胳膊猛力往前一送

我的眼前一片昏黄,就像沉没在水里一样,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人欢快的喊叫声:“生下来了!” 我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浑身沾着黏液,躺在一头母驴的腚后

天哪!想不到读过私塾、识字解文、堂堂的乡绅西门闹,竟成了一匹四蹄雪白、嘴巴粉嫩的小驴子

站在母驴后边那个满脸喜气的男人,是我的长工蓝脸

想不到在我死后这短暂的两年里,竟出落成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他是我从关帝庙前雪地里捡回来的孩子

我西门闹何止救过一条命

大灾荒那年春天我平价粜出二十石高粱,免除了所有佃户的租子,使多少人得以活命

可我却落了个何等凄惨的下场,天和地,人和神,还有公道吗

迎春见到我,显出喜气

一瞬间我看清了她腹中的婴儿,是个男婴,左脸上也有一块蓝痣,毫无疑问是蓝脸的种子

小贱人,在我怀里你说过多少甜言蜜语

发过多少山盟海誓

可我的尸骨未寒,你就与长工睡在了一起

她艰难地蹲在我的身边,用一条蓝格子的羊肚子毛巾,仔细地擦拭着我身上的黏液

干燥的毛巾拭到湿漉漉的皮毛上,使我感到十分舒适

她的动作轻柔,仿佛擦拭着她亲生的婴儿

可爱的小驹子,亲亲的小东西,你长得可真是好看,瞧这大眼睛,蓝汪汪的,瞧这小耳朵,毛茸茸的……她的嘴说到哪里,手中的毛巾就擦拭到哪里

我看到了她那颗依然善良的心,感受到了她发自内心的爱

我被感动了,心中邪恶的毒火渐渐熄灭

我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小孩,身上穿着簇新的棉袄,脚上穿着虎头鞋子,头上戴着兔皮帽,从大门外跑进来

他们的小短腿跨越高高的门槛时很是吃力

他们只有三四岁的光景

他们管蓝脸叫爹,管迎春叫娘,啊噢~~啊噢~~我知道他们原本是我的儿女,男孩叫西门金龙,女孩叫西门宝凤

我的孩子啊,爹好生思念你们啊!爹还指望着你们成龙成凤光宗耀祖呢,可你们竟然成了别人的儿女,而你们的爹,成了一头驴子

我心悲怆

民兵队长黄瞳,黄眼珠子滴溜溜转,似乎满肚子坏心眼儿

半大小子时偷了一包烟卷,被人拧着耳朵拖到我面前

我挥手放了他,还送他一包茶叶,让他带回家给他爹喝

他爹黄天发是忠厚老实人,做一手好豆腐,是我的佃户,种着我五亩靠河的肥田,想不到他竟生养出这么一个混混儿子

后来黄天发送来一挑子能用秤钩子挂起来的老豆腐,赔情的话说了两箩筐,我又让太太送他二尺青直贡呢,让他回家做双新鞋过年

黄瞳啊黄瞳,就冲着我跟你爹多少年的交情,你也不该用土枪崩了我啊

我自然知道你是听人之命,但你完全可以对准我的胸膛开枪,给我留下个囫囵尸身啊!你这忘恩负义的杂种啊! •••洪泰岳是西门屯的最高领导人,由于他过去的光荣历史,在一般干部将武器上缴的时候,他还随身佩戴着一支匣子枪

那赭红的牛皮枪套,牛皮哄哄地挂在他的屁股上,反射着阳光,散发着革命的气味,警告着所有的坏人: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贼心不死,不要试图反抗!洪泰岳是个什么东西!是标准的下三滥,社会的渣滓,敲着牛胯骨讨饭的乞丐

就是他在我坦白交出财宝后,一抹脸,目光如刺,面色似铁,庄严宣布:不砍倒你这棵大树,高密东北乡的土改就无法继续,西门屯穷苦的老少爷们儿就不可能彻底翻身

现经区政府批准并报县政府备案,着即将恶霸地主西门闹押赴村外小石桥正法! ************************************************** 在《透明的红萝卜》和《丰乳肥臀》中,莫言都写了些什么呢

他写了毛泽东时代那场令人震惊的大饥荒,写了农村的基层干部,只用一个馒头作诱饵,就把女人强 奸了

在《红高粱》中,他写的是土匪抗日,在那个时候,当其他作家都在写八路军抗日的时候,你写土匪而不是八路的抗日故事,就是一种反叛

至于《蛙》,它对中国计划生育国策的文学式鞭挞,更是与体制内作家的身份格格不入

谈到莫言的作品,网友长庆也感慨说,他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小说《生 死疲劳》,其艺术构思更是令人叫绝

书中写道,地主西门闹在土改中被枪毙了,转世投胎变成了一头驴;但就是驴也得入社,后来又在人民公社的牲口棚里被烧死 了;再后来,又转世投胎变成一头牛,但牛的命运也很悲惨……;于是又转世投胎,就这样经受了六道轮回,历经磨难

对此,文章作者认为,这部表现中国农村坎 坷历史的作品,显示了莫言是个有历史责任感的作家

与此同时,网友霍军则表示,莫言的作品除了红高粱系列,读的还真不算多,惭愧!但是,久久不能忘怀的却是前两年读过的一篇,写的是几个当年的老同学 在一个小县城里相聚,用的是一个以修理自行车为职业的中年人的口吻

他的一位老同学如今在省里当了组织部长,衣锦还乡,点名要见以前的那位班花,也就是这 位组织部长当年曾经暗恋的对象

这位班花后来嫁给了当年班上的一名小才子——现在担任这个小县城的文化馆长

重逢之后,这对地位低微的两口子都对那位省委 组织部长极尽恭维谄媚之能事,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吧!今天中国的小民百姓不在当权者面前挤弄笑脸,那才是怪事呢

但接下来,莫言写得却更让我们哑口无言

那位省委组织部长在酒席间要求班花再次表演当年的绝技──拿大顶

这名班花四十来岁,已是半老徐娘,但酒意 之中,在丈夫鼓励的目光下,她竟然当着一桌子老同学,在饭桌上穿着裙子就拿起了大顶

天啊,这位徐娘倒立之际,一双肥白的腿儿裸露无遗!对此,那位省委组 织部长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开心死了!也许,他要看的并不是当年的这位暗恋对象那中年女人的大腿,他是在享受一种居高临下的成就感

而文化馆长这两口子也 很兴奋,他们终于让部长开心了!对此,文章作者点评说,这个故事也让我对中国人的权力观念有了一种很新鲜的体验,也许这就是莫言的厉害之处

此外,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的理由是,他“很好地将魔幻现实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结合在一起”

什么是“魔幻现实主义”

复旦大学中文 系教授严锋解释得真好:“他的作品想象力惊人,对中国的历史与现实都有强烈的关怀,挖掘很深,艺术与形式上也毫不落伍”

《南方都市报》上作者狂飞的文章 介绍说,莫言的《酒国》和《蛙》充满音乐的复调感,很有现代性,堪称世界级

“在《酒国》中:侦查员丁钩儿到酒国市调查该市官员群体性食婴案,酒国官员嗜吃如命,其升迁全靠各种古怪变态的吃喝之道

到酒国的人皆被诱惑同化, 丁钩儿最后醉酒淹死在茅厕里—— 如此尖锐寓言,海外研究者无不视为杰作,请问是‘御用文人’写得出来的吗”

此外,“1986年,山东苍山县农民收获了大约一亿公斤蒜薹,县政府各机关都 想利用权力捞好处,苛捐杂税抬高了蒜薹收购成本,客户被迫离开苍山,大量蒜薹白白烂掉……

莫言据此写出《天堂蒜薹之歌》

其实,所谓的“魔幻现实主义”,何 须文学里找,现实中也比比皆是

日前,一段《女民工模仿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讨薪》的视频走红网络,对此,作者时言平的分析说:“看似喜剧的、模仿外交部发言 人举办的讨薪维权发布会,背后却是悲剧式的、残酷的维权现实

这场‘维权发布会’,除了带给社会新鲜感,更应该引发沉重的反思:何时我们的农民工能有一方 郑重的话语平台,而不是这喜剧式的模仿秀

以搞笑和戏谑来包装诉求,以娱乐的方式博取公众的关注,虽然智慧和理性,但本质与自残式的维权方式并无区别,都 包裹着无奈

综上所述,姜草子的文章分析认为,我们来看莫言,就能看到他此次获奖的某种“必然性”

首先,是莫言的作品具 有文学中最重要的品质,这就是对人性和人的命运的关怀

而且在莫言的作品中,对人的这种关怀,同样是通过那些弱势群体对命运的反抗,屈从和纠结,以及他们 的生存困境,小人物生存的悲惨和无奈展示出来的

在这种展示中,一种普世的价值也就自然地浮现了出来

而这些正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可或缺的条件

) 四、获奖后莫言关于刘晓波的声明 五、关于政治与文学,关于人品与文品,关于道德高标与伦理底线,关于容纳变迁:当下表现与历史表现  —— 公民力量的观点 六、期望 相关报道 在反贪退潮的背后 从毕福剑事件看当下中国民风 当代中国社会的媚俗与拜金 中国学界的意识形态风波 年终回顾:2014年中国经济走势 从APEC和20国峰会看习近平外交 中国变局与香港公民抗命 香港“政改”风波 评当前中国知识界的新权威主义 阿里巴巴上市纽约股票市场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